GDP四强省份三个已深度老龄化:山东最老 广东最年轻

原标题:GDP四强省份三个已深度老龄化:山东最老,广东最年轻

在当前四个经济大省中,山东、江苏和浙江已进入到深度老龄化阶段。其中,山东65岁以上老龄人口占比最高,达15.84%,相当于山东65岁的老人共有1595万人。

人口老龄化是当前社会关注的热点。那么在沿海几个经济大省中,哪些地方最年轻呢?

第一财经记者根据最近国家统计局官网公布的各省人口抽样调查数据,结合各地统计公报数据,对GDP四强省份的老龄化程度梳理分析发现,当前四个经济大省,已有三个进入到深度老龄化社会。其中,山东的老龄化程度最深,广东则最为年轻。

3个大省已深度老龄化

一般来说,我们会根据人口的年龄不同,划分为三个大的年龄段,首先是0至14岁的人口,代表少年儿童人口;15至64岁的人口,代表劳动力人口;65岁以上的人口,代表老年人口。国际上一般把65岁以上老年人口比重超过14%,称为“深度老龄化社会”;65岁以上老年人口比重超过20%,称为“超老龄化社会”。

根据这一标准,当前四个经济大省中,山东、江苏和浙江三个已经进入到深度老龄化阶段。这其中,山东65岁以上老龄人口占比最高,达到了15.84%,相当于山东65岁的老人共有1595万人,也是全国老龄人口总量最大的省份。

除了总量大以外,山东老龄人口占比高,跟其他两个年龄段有关。从三个年龄段来看,山东呈现“两头高、中间低的特征。”数据显示,山东15~64岁的人口占比仅为66.49%,是四个经济大省中唯一一个低于全国平均水平的省份,在全国各省份中也仅高于贵州,位居全国倒数第二。

山东的劳动年龄人口占比低,与近年来山东人口外流有关,山东也是沿海四个经济大省中唯一一个人口净流出的省份。根据第一财经记者统计,数据显示,2017年到2019年,山东人口净流出分别为41.97万人、19.55万人、19.93万人,近三年合计净流出达到了81.45万人。如果扩展到更长的时间来看,2014年到2019年的6年间,山东人口净流出已经多达105.78万人。

人口外流的最主要原因在于产业结构。从山东的产业结构来看,其主营业务收入排前列的轻工、化工、机械、纺织、冶金多为资源型产业,与年轻人的向往并不匹配。厦门大学经济学系副教授丁长发对第一财经记者分析,山东的传统产业占比较高,包括煤、钢等重化工业突出,新兴产业与广东江浙差距很大。

山东之后,第二经济大省江苏65岁以上的人口占比达到了15.1%,在四个经济大省中位居第二。江苏的老龄化程度高,有多重因素。一方面,江苏的工业化和城镇化较早,长期以来人口出生率比较低。另一方面,相比浙江和广东,江苏吸引的省外净流入人口较少。由于省内存在明显的南北落差,江苏的人口流动主要是从苏北、苏中往苏南流动,一部分流向上海等地。

值得注意的是,从四个经济大省的老龄化程度来看,呈现出由北向南逐渐递减的趋势,即山东高于江苏、江苏高于浙江、浙江高于广东的格局。

浙江人口净流入赶超广东

虽然浙江也进入到深度老龄化阶段,但相比山东以及江苏,近年来浙江大量外来人口流入,使得浙江劳动年龄人口占比仍比较高。数据显示,去年浙江15~64岁人口占比为72.91%,位居全国第13,比全国平均水平高出2.31个百分点。

浙江官方此前发布的一篇《浙江人口结构及其变化趋势分析》分析指出,2011~2014年,由于大规模推动机器换人、加快产业结构转型升级,浙江常住人口呈小幅净流出态势。随着产业转型升级成效显现,从2015年起,常住人口重新开始净流入,且净流入规模不断扩大,由2015年的3.3万人扩大到2019年的84.1万人。2017~2019年,浙江人口增量分别为67万、80万和113万人,连续3年居全国第二位,仅次于广东;人口净流入量分别为31.3万、49.0万和84.1万人,其中2017年和2018年列广东之后,居全国第二位,2019年居全国第一。

该报告分析指出,人口净流入的不断增加,说明浙江吸引了全国其他地区,尤其是中西部地区大量劳动力就业(人口抽样调查结果显示,浙江的外来人口主要来源地包括安徽、河南、贵州、江西、四川等)。目前,浙江全社会年龄结构呈现“两头低、中间高”的橄榄状特征,社会负担相对较轻,仍处于人口红利期。

近年来浙江经济发展最为突出的就是数字经济。浙江是数字经济的先发地。近年来浙江工业经济向形态更高级、分工更优化、结构更合理的方向演进过程中,以数字经济为代表的现代服务业更是发挥了重要的作用。而工业的升级又为现代服务业提供了发展的基础。

这其中,省会杭州更是着力打造“全国数字经济第一城”。杭州市统计局数据显示,2019年,数字经济核心产业实现增加值3795亿元,增长15.1%,比上年提高0.1个百分点,高于GDP增速8.3个百分点。电子商务产业增加值增长14.6%,物联网产业增加值增长13.6%,数字内容产业增加值增长16.3%,软件与信息服务产业增加值增长15.7%。

2019年,杭州常住人口从2018年的980.6万人增长到2019年的1036万人,增量达55.4万人,年度增量首次超过深圳和广州,位居全国第一。

不过前述报告也指出,当前浙江16~24岁群体比例明显偏低。随着时间推移,当这部分人群成为30岁以上壮年劳动力时,如果没有外来净流入人口的补充,全社会劳动力将出现明显不足。同时,10~15年后,预计65岁及以上常住老年人口比重将达到21%~26%,进入超老龄化阶段,这将对浙江省应对人口老龄化工作提出较大挑战。

广东为何最年轻

相比鲁苏浙,身处华南的第一经济大省广东,目前65岁老龄人口占比仅为8.57%,与其他三个大省都要低很多,离深度老龄化也有较远的距离。

广东的老龄化程度较轻,主要是人口增长较快。近年来广东人口增长呈现迅猛态势,数据显示,2014年广东常住人口为10724万人。也就是说,近5年广东人口增加了797万人,接近800万大关,略等于一个合肥市的人口数量。

人口增长多,一方面是因为人口出生率较高,自然增长多。比如受传统宗族文化、生育文化影响,粤东的潮汕、粤西的湛江、茂名等地一直保持较高的出生率,因此0~14岁少儿占比较高。数据显示,广东的少儿人口占比达到了15.97%。

另一方面,更为重要的是,广东的人口流入规模非常大。虽然2019年净流入规模被浙江超过,但是广东已经多年保持快速的人口流入态势。在珠三角的东莞和深圳,更是出现户籍人口和外来人口的倒挂现象。

广东体改研究会执行会长彭澎对第一财经分析,相比长三角等地,广东的外来人口大量流入是持续性的。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孔雀东南飞、百万民工下珠三角,到近年来随着产业转型升级,大量人才涌入,大规模流入持续的时间相当长。

数据显示,1978年广东人口仅为5064万,排在山东、四川、河南、江苏和湖南之后,列全国第六位。但进入到上世纪90年代后,大量的外来工人涌入广东找工作。“东西南北中,发财到广东”这句话广为流传。根据2000年第五次全国人口普查,当年广东人口为8642万人。比1990年增加了2359万人。人口总量仅次于河南和山东,升至全国第三位。

进入新世纪后,广东人口继续高速增长。到2007年,广东常住人口已达约9449万,超过河南,首次跃居全国第一,并保持至今。2010年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数据显示,广东省常住人口超过1.04亿人,流动人口超3000多万。其中,省外流入人口达2150万,占全省总人口的20.61%,是常住人口与流动人口的第一大省。这其中,由于较低的落户门槛,户籍人口中也有相当一部分是成年后才迁入广东的。

广东省统计局的分析指出,按国际通用标准衡量,广东常住人口年龄结构类型属于“老年型”(静态视角)的发展期,由于人口出生率以及人口流动、迁移的原因,尤其是外来人口规模相对较大,使得广东人口老年化进程比其他省份有所减缓。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